知识付费的鼻祖:他26岁写出千古名篇,文尾空出一字却换得千金

唐上元二年,长江的一艘客船上一白衣少年负手而立。虽然已时至深秋,但在他单薄的身影上却看不出丝毫的寒意。然而,旁人不知的是,他的思绪早已随着滚滚的江水远行到了千里之外的越南。他实在想不明白,自己只不过是写了一篇讨伐鸡的文章,怎么就卷进了夺嫡之争了呢?虽然标题似有博人眼球之嫌,但也不至于说它是含沙射影啊?

他也想不明白,自己只是杀了一名有罪的官奴,怎么就被开除了公职,还连累父亲被贬官呢?难道就是因为“子不教父之过”吗······。然而,还没等他想出个四五到六,思绪就被一声“炸响”打断了。此时,他才发现天不知何时黑了下来。

我心永恒

知识付费的鼻祖:他26岁写出千古名篇,文尾空出一字却换得千金插图

只见苍茫得江面上,狂风卷集着冰冷得江水。在江水和乌云之间,客船就像一个犯了羊角风的病人,不断地颤抖着。随之而来的是船上那些东倒西歪的人影发出的阵阵悲鸣,他从他们的叫声中听到了恐惧与不甘。

不知何故,他忽然想起了在同僚好友杜少府出任蜀州时,曾发过的朋友圈:海内存知已,天涯若比邻。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想至此处,心中的一股豪气油然而起。此时,他感到的不是恐惧,而是一种战天斗地的无穷乐趣。既然命运无法改变,那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知识付费的鼻祖:他26岁写出千古名篇,文尾空出一字却换得千金插图2

人们对在暴风雨中屹立不动的单薄身影感到无比的好奇。于是,纷纷过来问其缘由。只听少年掷地有声地说道:想我王勃平生坚守气节,所作皆为忠义之事,小小龙神能奈我何。诸位切莫惊慌,泰坦尼克之悲剧必不会重演,待我给龙神留诗一首,定可保汝等平安。

说完,少年伏于案前一挥而就。待众人看时,只见那纸上写道:唐圣非狂楚,江渊异汨罗。平生仗忠节,今日任风波。众人看完后皆称奇不已。少顷,少年将诗文投入了江中,片刻之间便风平浪静。

得遇高人

黄昏时分,王勃随众人上了岸。但他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四处去打探“二十四小时海浪天气预报”,而是出于旅游博主的职业需要选择了到处闲逛。当他玩了一会儿,正欲返回船上过夜时,于水天之际,忽然发现了一位老者正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向他招手。

知识付费的鼻祖:他26岁写出千古名篇,文尾空出一字却换得千金插图4

见他到来,老者起身说道:来者可是王勃呀?王勃大惊道:你我素昧平生,您从何得知我的姓名。老者闻言,却答非所问的道:我在此等你多时了,明天就是重阳佳节,洪州都督严公要举行滕王阁落成暨青年征文大赛。胜者不但有现金奖励,还有流量大礼包相赠。以汝之高才,何不前去一试啊。

王勃听了却摇了摇头道:洪州距此有700里水路,就算我有天纵之才,然我既没有风火轮,也不会筋斗云,怎生去得?老者听罢,哈哈大笑着道:你可知我为何在此等你?你不是刚刚写诗给我吗?王勃茫然地看着他,说道:莫非你是······

老者不等他说完便笑道:不错,我就是中源水君。放心吧,这点小事难不倒我。接下来,他按照老者的吩咐坐在了一条木舟上,闭上了眼睛。只听得耳边呼呼作响,转瞬便已至洪州地界。洪州都督阎伯屿闻听有网红大V到来后,连忙差人将其迎于滕王阁下。

技惊四座

知识付费的鼻祖:他26岁写出千古名篇,文尾空出一字却换得千金插图6

王勃来到会场之后不由地感叹道:水君,诚不欺我啊。只见会场的气氛很隆重,各种生鲜瓜果应有尽有,来的也都是当地的文人雅士。然而,当主持人宣布比赛开始后却无一人上台。他们有的说没灵感,有的说文采不够,有的说喝多了。

就在大家互相谦虚的时候,王勃忽然离席而起,向着都督走去。只听他对阎伯屿说道:小侄来得匆忙,未准备礼物,现有诗一首权当贺礼,不知可否一试啊?都督笑着答道:久闻贤侄高才,正该如此。但是当王勃走向台上时,他却拂衣而去,躲到帐后抽起了“闷烟”。

你道都督烦闷至此却是为何?原因无他,只因这一次的“水陆大会”只是为了推出他的女婿孟学士,在此之前他早就让女婿准备好了文章,而其他的文人雅士只是陪衬尔。纵然如此,他心中还是有一丝隐隐的不安,生怕这个只会写娱乐文的小报记者给他弄出什么幺蛾子。

知识付费的鼻祖:他26岁写出千古名篇,文尾空出一字却换得千金插图8

想至此处,他招来了随从,让他们去前面听听王勃到底都说了什么,以便随时制定对策。不一时,一个随从便来报说:他写了“豫章故郡,洪都新府”。都督听了摇头道:老生常谈,真是浪得虚名。刚说完,又一随从来报说:他写了“星分翼轸,地接衡庐”。都督听后淡淡一笑道:这两句虽然有点意思却也不新鲜。然而,随着“襟三江而带五湖,控蛮荆而引瓯越”等金句一句句传来,都督开始变得沉默不语,但那边王勃的即兴发挥似乎还没到达高潮。望着窗外水天一色的美丽江景,他想起了自己从14岁入宫到26岁流落至此,中间几度沉浮,尝尽了人间的辛酸与悲苦。

知识付费的鼻祖:他26岁写出千古名篇,文尾空出一字却换得千金插图10

一时之间,无限伤感涌上心头。面对此情此景,他灵感喷发,“时维九月,序属三秋”,“层峦耸翠,上出重霄”等神来之句一句句脱口而出。它们就像一阵阵惊涛骇浪,不断地拍打着严都督越来越脆弱的心灵。他在心里不禁长叹道:哎!看来自己大半个月的运筹帷幄,马上就要为他人做嫁衣了。

然而,当听到“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时候,他却再也坐不住了。他知道王勃的这篇奇文定会流芳千古,把他刚才搅局的事早就抛到九霄云外了。于是,他从幕后走到了台前,握着王勃的手激动地说:帝子之阁,风流千古,有子之文,使吾等今日雅会。看来网上的传言也不能尽信,不过你不要灰心,尔曹名与身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节外生枝

本来,事情发展到此处可谓是皆大欢喜。但是谁也没想到,就在众人纷纷对王勃表达仰慕之情的时候,孟学士却走上前来拱手对王勃说道:先生的文章虽好,却是从古人那搬运来的。孟学士的话一出口,会场内立刻安静了下来,人们都把目光对准了王勃,看他有何解释。

知识付费的鼻祖:他26岁写出千古名篇,文尾空出一字却换得千金插图12

只听王勃不慌不忙地问道:不知先生可有证据呀?孟学士听完朗声说道:虽然具体的出处我忘记了,但原文的内容我还记得。接着,不等王勃答话,他就把《滕王阁序》的内容大声地背了出来,一字不差。尽管大家都明白他这是故意找茬,但对他过目不忘的能力还是暗暗佩服。心想:这下王勃可要褶子了。不过,王勃并没有纠缠于语出何典等俗套的问题,而是反问道:孟兄的记性王某佩服,只是不知序文后面可有序诗否?孟学士瞬间觉得丈二金刚摸不着脑袋,不知他还藏着什么后招,只好说道:未见有诗。

王勃听完也不答话,只见他沉默了片刻后,朗声说道:滕王高阁临江渚,佩玉鸣鸾罢歌舞。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 流。说完便扬长而去,只留下大厅里被惊得目瞪口呆的众人。

直到王勃走了半个小时,他们才反应过来。纷纷感叹道:想不到,真是想不到。这短短的一篇序文竟然用了20多个典故,创造了30多个成语。我辈为求功名苦读一生,到头来却不曾想,我们努力的终点却是人家的起点。

知识付费

知识付费的鼻祖:他26岁写出千古名篇,文尾空出一字却换得千金插图14

过了一会儿,会场内的噪杂声小了一些,但是人们惊讶地发现严都督还矗在那里,一言不发。于是,就有好事者上前问道:不知都督心中所想何事啊?只听都督答非所问的喃喃说道:不对,还是不对······

众人大奇,不知都督说得不对,所指何事,遂问之。都督指着王勃的序诗说道:诸公请看,这最后一句明显比前面少了一个字,不知却是为何?于是,众人纷纷献策说一定是他忘了,这里应该是个水字,还有的说应该是独字或是任字。

都督听完颔首道:嗯,有道理。但他还是不满意,觉得此处定有玄机。于是,就派人骑快马去追赶王勃。但是跑死了几匹马也没追到王勃,却在江边遇上了他的随从。无奈之下,只好向随从道明了来意。不料,随从很不耐烦,只伸出了一根手指说道:我家主公说了,此处千金可解锁,后续还有免费素材相赠。

都督听完仆役的禀报后感到十分气恼却也无可奈何,只好让仆役去账房支了一千两黄金,再次前去。王勃收到钱后,微微笑道:还烦请你上复你家主公,就说我感谢他以川资相赠。但是我真的没有骗他的意思,那里本就是个空字啊。

众人听闻仆役的回禀后恍然大悟,齐声拍手称妙。从此以后,“一字千金”的故事就随着王勃的《滕王阁序》一起,传遍了大江南北,千家万户。它不仅奠定了王勃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而且还在1000多年后的今天,催生了一门新的产业——“知识付费”。

关于作者: 说闻解史

用现代人的视角解读古代的历史故事奇闻趣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