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55岁男子娶20岁智障女为妻:借1000元“巨款”,摆3桌酒席

河南55岁男子娶20岁智障女为妻:借1000元“巨款”,摆3桌酒席插图

现在临近过年,许多老家在农村的大龄青年都多了一个头痛的问题:“逼婚”。河南省是中国人口最多的省份之一,也是一个农业大省。

男多女少的现象,在河南农村,是一个格外沉重的话题。

在许多河南农村地区,由于淳朴而传统的家庭观念,不论一名男子自身条件如何,如果迟迟不能“成家”,就容易遭受到来自社会的无形巨大压力。

河南55岁男子娶20岁智障女为妻:借1000元“巨款”,摆3桌酒席插图2

就在去年2月底,正月十五元宵节刚过,一则拍摄于河南驻马店市泌阳县高阳镇的视频引爆了网络舆论。

视频中,一名身穿粉色衣服的“小女孩”和一名年龄显然比她大上至少整整一个辈份的男子坐在一起,男子不停地用纸巾抹着女孩的脸颊。

两人胸前赫然佩着婚礼上才会穿戴的礼花,身后则摆着新房中常用的红色床套。

河南55岁男子娶20岁智障女为妻:借1000元“巨款”,摆3桌酒席插图4

嘈杂的背景声中,一句当地河南话“你是来享福的,正常人还没有这种待遇,新郎官对你多好…”,和镜头中出现同样身穿红色大衣、满脸堆笑的“女孩母亲”说明,这的的确确就是一场正在举行的婚礼。

但“小女孩”明显的哭泣和对男子的抗拒动作表明,这场婚礼,并不是她自己自由追求的结果。

河南55岁男子娶20岁智障女为妻:借1000元“巨款”,摆3桌酒席插图6

苦藤上结出的苦瓜

视频中的“小女孩”姓姚,叫做小瑞,是2001年出生的,所以其实已经是一个成年人。视频中的“新郎”名叫张启超,足足比小瑞大了35岁。

这场所谓的“婚礼”,对小瑞来说,当然不可能建立在爱情的基础上。

然而小瑞的这令人无奈、近乎悲剧的命运,在她出生之前就埋下了种子,相比之下,她被迫嫁给一个爷爷辈的人,都很难说是个让人无法接受的结果。

河南55岁男子娶20岁智障女为妻:借1000元“巨款”,摆3桌酒席插图8

2008年,听到四川发生了一场惨绝人寰的大地震,家住河南省桐柏县安棚镇的一户姚姓人家,户主坐立不安。

户主就是姚小瑞的父亲姚庆书,他心急如焚的原因是,他的妻子地震时正带着儿子,返回四川老家“办手续”。

了解一下姚庆书当年娶到这个四川老婆的情形,有助于我们理解他为什么选中张启照做“女婿”。

河南55岁男子娶20岁智障女为妻:借1000元“巨款”,摆3桌酒席插图10

姚庆书在当地朱洼村,是出了名的穷苦人,甚至是毫无疑问是“最穷”的人家。姚家弟兄三个,大哥已经去世,70多岁的二哥一辈子都没有结婚,至今跟着姚庆书一起生活。

因此当姚庆书在40多岁的时候领回一个四川媳妇,他自己和二哥都感觉意义非凡:姚家终于有后了,在村里总算也能挺直腰板了。

但这个媳妇自从嫁过来之后,一直“摸不到屋,啥也不会干,不会说话,正常人没有人跟她接触。”

河南55岁男子娶20岁智障女为妻:借1000元“巨款”,摆3桌酒席插图12

周围村民确信无疑,姚庆书娶了一个患有智力缺陷的媳妇。不过依照姚家的条件,这倒是顺理成章,毕竟只要稍微有点资本挑三拣四的女孩家,绝不会让自己的闺女嫁到姚家受苦。

这位不知姓名的“智障”女子,就是小瑞和她哥哥的亲生母亲,自从地震之后,姚家人和朱洼村民再也没有见到过她,从此“不见了”。

虽然不知道那个和母亲一起消失的男孩如何,但大龄穷村民和智力缺陷女这两根苦藤,至少结出了一个苦瓜:小瑞也属于二级智力残疾,并持有桐柏县民政局颁发的残疾证。

河南55岁男子娶20岁智障女为妻:借1000元“巨款”,摆3桌酒席插图14

姚庆书说这是女儿六岁时一场高烧所致,可村民们却认为“有其母必有其女”。更可悲的是,当姚庆书意识到原配再也不会回来之后,他没有花力气和金钱——也花不起,去尝试寻找母子俩。

他已经摸到了大龄穷人娶妻的“门道”,找人说媒,又娶上了一位比他整整小了28岁的当地女子。

河南55岁男子娶20岁智障女为妻:借1000元“巨款”,摆3桌酒席插图16

幸好,这个后妈除了反应稍微迟钝一些,对待生活不能自理的小瑞却还是不错,“擦了,洗了,做饭,全靠她管着了。”“一直伺候着她。”

只是村民们对姚家落下了偏见再也无法改变:“也是不正常,正常的姑娘怎么会嫁给年龄大这么多,家庭条件还这么差的家庭?!”

河南55岁男子娶20岁智障女为妻:借1000元“巨款”,摆3桌酒席插图18

结个晚瓜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几千年来一直身处封建王朝统治核心地带的河南省,特别是农村地区,这句话如同圣旨一般不可违背。

姚庆书不顾一切娶智障媳妇是为了这句话,离他家几公里远的高阳镇和岗村中,村民张启超也日思夜想着这句话。

张家的条件,大概比起姚家还差上不少。张启照兄弟姐妹七个,四男三女,他在兄弟中排行老三,比“亲家公”姚庆书只小了12岁。

张家大哥也是迟迟选不上好人家,最后不得已,靠妹妹“换亲”才结的婚。谁料直到大哥因病去世,大嫂始终没能完成“有后”的任务,最后也精神失常而死。

事实上,在这样的家庭,如果不是以爱情为前提,是不可能有幸福美满的婚后生活的。二哥结婚后,二嫂和公公婆婆天天争吵,家里的日子都几乎过不下去。

老三张启超不得不承担起赡养80多岁父母的义务,但这也意味着他在结婚这件大事上,又背上了一项巨大的劣势。

因为家贫,张启超没上过像样的学,除了种地和农闲时打零工,张启照找不到其他收入,除了日常温饱之外,一个人要种5个人的地才够勉强偶尔添置一件两件必须的家具。

从年轻小伙熬到半百的年纪,张启照早就断了正常结婚的念头。在驻马店周边,男女比例失衡,已经使得当地男子在25岁之后就几乎丧失了择偶的资本,非常不好找媳妇,更别说是张家这样的穷人。

但他的另一个念头,是怎么也断不了的:“几十几了,能结个晚瓜的话,可以立个后。”

要想“结晚瓜”,张启超只好带着薄礼,走姚庆书的老路,去找一些当地的职业或业余媒人,“二婚,身体、智力有残疾都可以接受。”

另一头,终究小瑞的智力残疾无钱医治,一直处于“不会说话,也听不懂别人的话。”“手上拿不住东西,端碗也不中。”

不能自己穿衣服,解手。饿了只会说‘馍,馍,馍’。”这是一个令长辈们日益感到“累赘”的尴尬状况。虽然小瑞命比黄连还苦,姚家对这唯一的女儿还是十分疼爱,父亲、二伯、后妈,从小到大从没打骂过她一次。

比起送往福利院,他们还是更希望,小瑞能够找到一个愿意一辈子照顾她的人。

而张家为了“结个晚瓜”是不介意女方任何条件,到了只要是“女的,活得”就行的地步。

经过媒人李某牵线搭桥,张姚两家见了面。姚庆书对张启超十分满意,觉得他是个老实人,便代替女儿做主,同意了这门婚事。

张启超得到姚庆书点头首肯之后,借了一千元的“巨款”,张罗着要摆三桌酒席,又另外赊账添置了一些家具,定下正月十六的吉日,租用同村人家的小轿车,正式迎娶新媳妇过门。

无效的婚姻

婚礼当天的情形被拍成视频发布到网络之后,向来见惯了电视剧上那些俊男美女、你情我愿、门当户对的网友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2021年的中国,还存在着如此离奇的“未成年女孩被迫包办成婚”?

一时间,各种难听的评论指向“恶人”张启超,如果不是因为他没有条件上网,恐怕会被骂到崩溃。

一些当地村民在浏览到这类评论之后,甚至不敢向张启超转述只言片语。张启超自己从未想过让这尴尬的局面吸引眼球,低调度过这场简陋的婚礼就好。

但是泌阳县的名声也受到巨大连累,面对如潮恶评,当地县委不得不做出紧急反应,于3月1日成立调查组前往事发地核实。

其实在当地村民眼里看来,姚张两家的行为十分“合情合理”。

姚庆书邻村曾有一个老单身,“捡回来一个女的”,50多岁,有精神病,“没想到人家给他生了两个娃…第二个娃还很机灵…还是划算。”

至于小瑞和张启超这样经过“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在农村都不算啥事,很正常。如果不是网上发了视频,都没人注意。”“两个家庭都是苦寒家庭,外界应该多关注帮助他们。”

经过在泌阳县、桐柏县两地调查核实,调查组发布了通告,认为小瑞和张启照的婚姻,属于“双方家庭愿意,年龄符合法定年龄,不存在被迫嫁娶行为。”

但问题就这样解决了吗?显然网友们不会答应,毕竟是否被迫,小瑞自己才有资格判断,而小瑞虽然不会说话,视频上的哭泣和抗拒动作总不能理解成“自愿”。

有法学人士认为,从法律角度说,小瑞即使有民政部门认定的智力残疾证,但其是否有民事行为能力——即结婚,需要经过法院判定。

此外,父母作为小瑞的监护人,如果要让别人照顾小瑞,就存在监护权委托的问题,这个权利不是张启超和小瑞父母双方协商就能完成的,需要经过法律流程。

由于小瑞的残疾,虽然姚家父母和村民们都认为张启超“老实可靠”,但毕竟女儿在张家真的受到了欺负,也不可能知道如何保护自己。

有残疾人帮扶专家也表示,从人口学和社会学的角度来说,小瑞其实本来就不应该结婚,而是尽可能地由父母终生监护。

科学有科学的研究,但人性也有人性的缺陷,上述这些专业精深的术语,又怎么可能为广大农村地区轻易接受呢?

姚庆书今年已经67岁,很快就到了自己需要人照顾的年龄,到时候要让后妈一个人照顾两个负担,姚家家庭还能维持得下去吗?

到底该怎么处理这件事,夹在法律、人情、舆论、社会之中,着实考验泌阳当地各级政府的头脑,稍不容易便会顾此失彼,招致难以承受的骂名。

泌阳政府为了此事专门召开会议讨论,还研究了相关法律法规。其中最重要的,无疑是因为2021年1月1日开始施行的《民法典》,原《婚姻法》和其中“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禁止结婚的规定”已被一并废除。

《民法典》第21条规定,不能辨认自己行为的成年人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实施民事法律行为。

但同样是在《民法典》第1046条规定,结婚应当男女双方完全自愿,禁止任何一方对另一方加以强迫,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加以干涉。

事情又回到了小瑞是否“自愿”这个原点,除非小瑞亲口说出“同意”,即便是姚庆书夫妻也不能代她进行婚姻登记。

姚庆书和张启超都对媒体、调查组解释说,小瑞当天的哭泣只是由于“认生”、“害怕”,旁人无从证实,也无从否认。

所以泌阳县最后判定,小瑞和张启超的同居并未违法,但鉴于小瑞不能真实表达其结婚意愿,民政部门不能给他们办理结婚证。

没有了结婚证,张启超如果还一心想“结晚瓜”,在一些律师看来,可能会涉嫌强奸。

泌阳县委给出了解决方案:警方、妇联、残联、民政以及司法部门将会介入二人的“同居”生活,当然,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小瑞表达了结婚意愿,张启超也可以拿到那一纸结婚证。

但至少,当地政府肯定,如果小瑞有了孩子,可以办理准生证、上户口。

农村的难题

截止2019年,全中国男性足足比女性多出了4300万人左右,这是一个庞大的数字。

像张启超这样双脚被拴在土地上的农村大龄光棍,在强大的传统思想压力之下,不可能要求他们做出符合全国人期望的选择。

除了结了一场“轰动全国”的婚礼,张启超日常生活没有发生太大改变,每天起床第一件事,仍然必须先照顾86岁瘫痪在床的老父亲,洗漱、理发、喂饭、晒洗老人尿湿的床单。

只不过2月27号之后,他又多了一个洗漱和喂饭的对象:智障小“妻子”。

院子里一台便宜的洗衣机是赶在婚礼前购置的,这样成堆换洗的衣服就不再需要他自己动手。除此之外,这个家中的一切大小事务都只能由他一个人操持。

实际上,无论是泌阳县委还是当地村镇,对他的同情远远多于对他的批评,村民们亲眼看到,张启照为小瑞耐心地洗脚,的确是个“中”的老实人。

不少从视频中了解他家窘境的人,为他送来了新轮椅和一些吃喝用品,堆在简陋的矮房前。

可是家中老的老,小的小,自己都已经快要步入老年的张启功,一旦真的再添个小孩,他还能干得动地里的农活、家中的杂务吗?

在张启超和村民看来,只要有了“后”,这一切都值得他“熬”。

关于作者: 秦谈古史

盛衰有凭,兴亡有定,作有深度的历史解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