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女子为夫追凶14年,三次尸检皆显示被火车轧到而亡

黑龙江女子为夫追凶14年,三次尸检皆显示被火车轧到而亡插图

究竟是谁杀了丈夫?

2007年9月7日凌晨四点,干完一天农活、辛劳的黑龙江妇女李新云还在甜美的酣睡中,突然一阵急骤的敲门声打破了乡村的寂静,也惊扰了李新云的美梦。

原来是自己家的二哥带来了一个噩耗:丈夫吕强被火车轧到,当场死亡!

李新云像是被雷击一般,当时便愣住了,还是二哥的不断催促,她才能够缓过神来,胡乱套了件衣服就急匆匆跟着二哥赶到案发现场。

黑龙江女子为夫追凶14年,三次尸检皆显示被火车轧到而亡插图2

李新云的步伐踉踉跄跄,怎么也不愿意相信丈夫会不小心到被火车轧死。二哥的摩托车很快载着李新云到了火车轨道旁,丈夫的尸体旁有冥纸灰烬、有半炉香灰、有随风扬起的灰尘泥土,却没有一滴鲜血。

李新云只觉得又悲伤又奇怪,这完全不像是被火车轧死的场面。不仅仅没有鲜血,而且还放着冥纸,一看就是他杀的,那么到底是谁杀了丈夫呢?

李新云心里抑制不住地升起一阵阵怀疑,寻找“真凶”的种子在心里生根发芽。

黑龙江女子为夫追凶14年,三次尸检皆显示被火车轧到而亡插图4

冷冻丈夫遗体,寻找“真凶”14年

李新云是土生土长的黑龙江人,从小没有读过太多书,文化知识水平也不高,作为一个地道的农村妇女,她又有什么办法能弄清楚事情的真相呢?

她首先做的就是在家等待法医检验尸体的结果。然而第一次的尸检报告却清楚地显示,丈夫就是被火车撞击轧死的。

由于受到了火车强大的冲击力,所以颅脑和心脏破裂出血致使死亡。

黑龙江女子为夫追凶14年,三次尸检皆显示被火车轧到而亡插图6

显然这个结果并不能使李新云信服,她锲而不舍地第二次、第三次提出重新尸检,黑龙江省公安厅也多次委派法医对尸体进行检验,但是结果却总是一致的。

有人劝她:不要用自己的浅薄认知去揣度专业人士的检验结果。李新云不听劝,“吕强如果真的是被火车轧死,为什么他的身旁都没有一滴鲜血呢?一定是有人故意杀了他。”

从小坚韧惯了的性子使她誓要挖掘出事实真相,把前因后果弄个水落石出,还丈夫一个公道。

黑龙江女子为夫追凶14年,三次尸检皆显示被火车轧到而亡插图8

李新云决定自己亲自动手调查事件,她不同意火化丈夫的尸体,将他安置在殡仪馆冻存,即便是昂贵的冻存费用也没有改变她的心意。

而自己则开始购买法医相关书籍。 对于人体的解剖知识是学习法医知识的基础,她不知疲倦地描画人体解剖图,做了一沓又一沓的笔记。

在学习法学相关知识的期间,她也不放弃申诉,法医两次对丈夫尸体进行检查,她均在场,不肯放弃任何寻求真相的机会。

黑龙江女子为夫追凶14年,三次尸检皆显示被火车轧到而亡插图10

有时候李新云还会回到丈夫发生事故的火车轨道地点,特地在轨道边一遍又一遍地来回走动,她不断回想丈夫案发时的时间节点,盼望着能够发掘出一丝丝线索出来。

这起事件一天不真相大白,丈夫的尸体就一直被冻存在殡仪馆,而李新云的欠款也随之不断增加,这些都未能动摇李新云寻找“真凶”的步伐。

据李新云自己以及家人回忆,她为了在北京申诉,常常两三个月都不回家一趟,总是在北京找一些苦力活以维持自己的生计。

黑龙江女子为夫追凶14年,三次尸检皆显示被火车轧到而亡插图12

有时候在严酷的寒冬,粗糙的双手都被冻得皲裂出血,她也要咬牙坚持干下去,因为不干活就意味着没有一顿饱饭,便也没有办法继续呆在北京完成自己未完成的事。

很多时候李新云都会在打完工的夜里想起家乡的儿子,不知道他是瘦了还是胖了,不知道学习能否跟得上,不知道跟学校里的孩子相出是否融洽。

有时候实在忍不住回家看看孩子,只能够待五六天。也总是在儿子睡熟的夜里悄悄溜走,怕的就是孩子醒来大哭大闹,抓着自己的衣角,不让自己离开。

黑龙江女子为夫追凶14年,三次尸检皆显示被火车轧到而亡插图14

李新云每到这时总是心有不忍,但又不得不狠下心来离去。

孩子与丈夫长得十分相似,李新云每每看见儿子的脸庞,心里为丈夫寻求真相的信念便又更加坚定一分。

丈夫生前对于自己的好,李新云表示难以用言语表达。丈夫吕强是一个老实本分的人,两个人却是自由恋爱,当年丈夫吕强告白可以说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

黑龙江女子为夫追凶14年,三次尸检皆显示被火车轧到而亡插图16

两个人走到一起并不容易,也是相互磨合相互体贴的结局。无论在家还是在外总是维护自己,有时婆婆在丈夫面前唠叨自己,丈夫总是默不作声推门离开,并不给婆家念叨不好的机会。

而在家里,丈夫吕强更是能自己多做点就多做点,百般体贴李新云。

正是这份爱护,使得李新云愿意耗费自己大好时光,为了一个很有可能找寻不到结果的信念而不断努力。

黑龙江女子为夫追凶14年,三次尸检皆显示被火车轧到而亡插图18

在她的心中,没有什么事能够比得上为丈夫挖掘事实真相来得更加重要。

在李新云的脑海里,丈夫发生事故的那条轨道以及周边环境的模样早已深深印刻,有茂密看不见深处的树林,有两三家红顶的屋子,还有长长的蜿蜒的火车轨道。

她曾无数次的回忆,无数次的推理,无数次收到各路人传来的小道消息。

对于这些呈现在她面前的事物,农村妇女李新云必须保持清醒的理智去判断消息的准确性,去走访调查最贴近事实的真相。

她也必须时刻打起精神,不放过任何微小的证据和线索。她曾经找到过肇事的火车司机,司机却积极赔款,态度诚恳地对自己轧死人表示歉意。

她拜访过与丈夫吕强一同打工的工友,工友绞尽脑汁也没有回想出吕强和谁发生过矛盾。有些矿工头子为了陷害竞争对手,还会告知李新云,是对方矿头打死了丈夫吕强,这一些都让李新云感觉无力,不知道从何抓起。

寻找“真凶”是李新云这十四年来的头等大事,她从未停止过脚步,也从未放弃去铁路边走走看看,试图寻找一些对解决问题有用的蛛丝马迹。

“我把自己当作女汉子、铁人去寻找真相”

李新云在与丈夫结婚之前也是普普通通的女子,备受丈夫的宠爱,有自己可爱的儿子,然而却在丈夫死后活成了一个真正的女汉子、女铁人。

想要找到“真凶”,就必须四处调查,东奔西走,这其中必定要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而坚定的信念就这样驱使李新云坚持了整整十四年。

实际上,经过十四年天南海北的申诉、走访、寻找、调查,李新云的家庭负担极重。

儿子不断长大,需要的学杂费、生活费,老人需要的赡养费用也逐渐增加,而未来所需要的花销更是难以估量的,这一切都压在李新云的肩膀上。

随着时间的流逝,李新云并不能一心一意地去追寻真相,她需要操劳儿子的生活起居,需要照顾年迈的父母,更需要打理自己的生活。

丈夫离世后,她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对丈夫的死充满了不甘心、不愿意、不相信,但是时间让她认清了生活的真面目。

迫于生计,她在老家黑龙江开了一家粮油店,这家小店整体面积很小,主要工作是送货上门。整家小店只有她一个人支撑着。进货、搬货、理货、记账……

李新云没有多余的钱去雇佣帮工,孩子在学校读书脱不开身,父母年纪也大了,因而所有的活都只能自己干,所有的问题麻烦都只能自己应对。

她常常单肩扛着数千斤的粮油,上上下下忙活着送货。当谈到这些时,她满不在乎又十分坦荡地说,“我不把自己当女人,就当个女汉子、铁人去干。我感觉吕强是世上唯一对我好的人,我有义务为他追一个真相。”

李新云为了追寻丈夫死亡的真相,不断降低生活水平,对于生活物质条件的需求极低。

她已经有十四年没有购置过新的衣服,一来是因为寡居女人生活负担太重,二来是因为这些年来全心全意申诉调查,并没有心思去购买衣物装饰自己。

可以说,李新云十四年来的生活不断强大她自己,慢慢地也就活成了男人的模样。丈夫吕强死亡,家庭失去了最坚实的支柱,那么就只能将自己变得无坚不摧。

换灯泡、通下水道这些小事对她来说早已成了信手拈来的必备生存技能,动辄抗千斤万斤粮油也只不过是换成一趟又一趟的沙包罢了。

李新云对于水落石出的执念是促使她坚持下去的动力,丈夫意外死亡不仅仅在心理对她造成巨大的影响,而且对于这个普普通通的小家庭也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年幼的儿子从小失去父亲,紧接着又因为母亲的不懈申诉而时常见不到母亲,留守儿童的童年生活使他在学习上也力不从心。

没有井井有条的家庭生活,就更不谈学习上的长足进步了。

当被问及这些,李新云有些哽咽,她有些愧对于孩子,表明自己最大的心愿是看到当年全盘办案资料和儿子考上大学。

十四年的追寻,李新云觉得是时候做一个了结,若是办案资料显示真的是火车轧死,她选择将冻存了十四年的吕强尸体火化,以告慰亡灵。

整理好行囊,看向未来

2021年1月3日,当人们再次来到黑龙江鸡西这个小城时,看见了带着红色毛线帽的李新云。

她双手揣在兜里,正坐在自己的粮油小店门口晒太阳,红色的围巾和红色的帽子虽然款式落后,但是也衬得脸多了一分起色。

李新云的肤色黝黑,两只眼睛泛着光亮,两颊遍布风吹日晒的斑点,黑色棉衣虽然已经很旧了,但是看起来依然是干干净净的,她脸上的坚毅神情也从未变过。

在记者的带领下,她又来到丈夫出事的火车轨道旁边,这一次她没有一遍又一遍地走来走去,而是张开双手仰躺在雪地上。

白雪皑皑的地面一望无际,身着黑色棉衣的李新云尤为扎眼,能够看得出来,李新云已经放下执念,准备重新开启自己的生活。

根据我们的了解,李新云选择和当年的自己和解,选择和事实和解,她接受了当地公安局以及当地政府人员的调解。

黑龙江鸡西市公安局整理当年办案的全部资料,接待李新云,并且耐心回答和解决她的疑惑。

李新云也找了自己信得过的律师对事件进行调阅,这一次,她表示会配合当地公安局将丈夫吕强的尸体火化。

当地的政府人员也在积极帮助李新云,不仅仅扶持照顾她的粮油小店,还给李新云办了低保,给她不富足的生活雪中送炭。

孩子学习成绩不好的问题,一直是李新云的一块心病,当地政府工作人员也积极帮助李新云联系新的学校准备转学相关手续。

除此以外,黑龙江鸡西政府人员安排她在动迁办和派出所做保洁工作,她的活不重,再也不用像以前那样男人似的干活,硬生生地抗下所有艰辛。

每个月还有三千多元的工资入账,现在的李新云显得更加知足。她说周围的同事领导都非常照顾她,不仅仅尊重她而且也从没人歧视或是刁难过她。

十五年过去了,曾经正值壮年的李新云为了丈夫耗费了最珍贵的年月。

但是也是为了化解自己内心的执念,或许这十五年的岁月李新云从未后悔过一丝一毫,可以说是实现了涅槃重生。

李新云明确表示,自己不是贪财的人,如果事情的真相真的是交通事故,那么自己不会接受任何无缘由的补偿和补贴。

45岁的李新云在火车轨道旁踩着厚厚的雪,脚底有嘎吱的踩雪声。

儿子也真正长大了,从此以后的日子才是自己和儿子真正的开始。

李新云追查真相的过程就是不断放下执念的过程。人应当学会放下,原谅自己也原谅身边人,不要让执念一直禁锢着自己,无论是自身还是周围人都会感到无比痛苦。

关于作者: 秦谈古史

盛衰有凭,兴亡有定,作有深度的历史解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