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岁时,六祖看出了他的不凡,第一次见安禄山便预见了此人必反

引言:宜阳城下草萋萋,涧水东流复向西。芳树无人花自落,春山一路鸟空啼。这就是安史之乱后的宜阳城,看似宜人的春景却因为空寂无人处处透着冷清凄凉,甚至还有点阴森恐怖。而这一切都是一个叫安禄山的死胖子造成的。

天宝十四载十一月初九的那一天,他伙同一个叫史思明的家伙起兵造反,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就攻入了洛阳。此役不仅乱了玄宗的大好河山,还逼死了他当做心头肉的爱侣。玄宗想到这一切的时候不禁独怆然而涕下,悔不听九龄之言。

改名

7岁时,六祖看出了他的不凡,第一次见安禄山便预见了此人必反插图

张九龄是汉留侯张良的后代,祖父和曾祖父都在朝中为官。但是到了他父亲这一辈却家道中落,只能靠打渔为生。话说某一天,张父一大早就收拾好了渔具来到了韶州南郊北的江边。然而,他从早坐到晚一条鱼也没打到,心里不禁是又急又气。

此时天已经黑了,他不甘心就这样回去,决定再下一网试试。没想到,网刚一撒下去就感到沉甸甸的,这下他可高兴坏了,使着劲的往岸上扯。但是不论他怎么扯就是扯不动。到最后,累得他眼冒金星,身体乏力,眼看就要被鱼拽到水里去了。

无奈之下,他只得把网系在岸边的一棵树上,回家去找老婆帮忙。但出人意料的是,老婆来了轻轻一拽就把鱼拽上来了。二人借着月光一看,这才发现网里原来是一条赤色九鲮鱼,足有二十来斤重。只见那鱼的两只大眼睛盯着张妻滴溜溜乱转,仿佛有数不尽的哀怨。

张氏平素在家是吃斋念佛,常怀慈悲之心。见此情景,不由心中不忍,就转身和丈夫商量。而丈夫也是幼读诗书,心地善良之辈。故此,二人一拍即合,当即就一人抬头一人抬尾的把大鱼重新放回了水里。说来也怪,鱼儿重回水里之后并没有马上逃走,而是围着岸边转了一圈又一圈,这才依依不舍地离去。

出生

7岁时,六祖看出了他的不凡,第一次见安禄山便预见了此人必反插图2

不久之后,张氏就怀孕了,但是怀胎10月还没分娩。看着被折磨的面色枯黄的妻子,张父愁的是百抓挠心。如此这般的又过了几日,他终于坐不住了,就找了一个郎中来给妻子把脉。郎中把完脉后笑着对他说:先生可放宽心,夫人贵体无恙。只因所怀非凡物,非到大城方可顺产。

于是,在郎中的指点下,夫妻二人连忙收拾细软,举家搬迁到了韶州曲江,就是今天的韶关。果然不出郎中所料,他们到韶关没几天,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公子就呱呱坠地了。而出生的时辰恰恰就是放生大鱼的时辰。

张氏望着怀中的婴儿,越看越觉得面熟。心中不禁想到:难道是我平日里积德行善,大鱼转世投胎来报恩不成。也罢,不管是也不是,我就叫他九鲮吧。

九鲮五六岁的时候,母亲带着他去大梵寺听六祖惠能讲法。谁知六祖一眼便看出了这个小孩的非凡之处。于是,就对张氏说:九鲮为水族,终究是池中之物,上不了岸啊。不如改成九龄吧,九通久,寓意天长地久。张氏听完,满心欢喜,就尊了六祖的贵言。

博物

7岁时,六祖看出了他的不凡,第一次见安禄山便预见了此人必反插图4

有一年春天,7岁的九龄随母亲到庙里进香。看到满院的桃花,不胜欣喜,就随手摘了一朵藏进袖里。然后,独自一人溜进了大殿之中。恰在此时,本地的太守也来到寺中进香,随从刚把贡品摆好,九龄就进来了,望着满桌的贡品馋得直咽吐沫却不敢下嘴。

站在一旁的太守感到十分有趣,就对他说:你莫非想吃贡品?我出个对子,你若能对上来就随你吃。说完他看了看九龄的袖子说道:白面书生袖里暗藏春色。没想到九龄不假思索地说道:黄堂太守胸中明察秋毫。

太守听后哈哈大笑,接着说道:一位童子,攀龙攀凤攀丹桂。九龄听完看了看对面的三尊大佛,朗声说道:三尊大佛,坐狮坐象坐莲花。闻者无不叹服,皆称此子日后必成大器。日后,张九龄果然高中进士,并得到了宰相张悦的赏识和提携。于宦海沉浮30年以后,在55岁的时候坐上了宰相的位置,开始在政坛大放异彩。

曲江风度

7岁时,六祖看出了他的不凡,第一次见安禄山便预见了此人必反插图6

张九龄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出任宰相的岭南人,不仅才华横溢,而且风度翩翩。因此,获得了“唐室无双士,南天第一人”的美誉。那时,大臣们上朝都会拿一个芴板,可以把自己想说的话提前写在上面,以免奏对时忘了词。用完之后,就像别烟袋一样,往腰间一插,既不文雅,上马时也不方便。

故此,张九龄就命人专门定做了一个精美的袋子,不用的时候就交给仆人拿在手里,既文雅,又方便。后来文武百官纷纷效仿,一时之间使用芴袋蔚然成风。就连唐玄宗都不禁赞叹道:朕每次见到张九龄,就感到神清气爽,精神大振。

慧眼识奸臣

张九龄在宦海沉浮多年,不仅政绩斐然,而且练就了一双辨别忠奸的慧眼。他第一次见安禄山的时候,就对侍中裴光庭说道:我观此子面色倨傲,日后在幽州作乱的必为这个胡人。开元24年,安禄山任平卢将军,因讨伐契丹失利损失惨重,按律当斩。

7岁时,六祖看出了他的不凡,第一次见安禄山便预见了此人必反插图8

他的顶头上司兼义父张守珪无奈之下,只得把他解送京城,请朝廷斩首。其实,他知道唐玄宗非常宠爱安禄山,必不肯杀他,他这是故意为之。后来,果然不出他所料,玄宗只同意免官,而不同意杀他。但是张九龄却坚持己见,劝玄宗道:安禄山狼子野心,还是杀了他,以绝后患。

哪知唐玄宗不仅不同意,还指责张九龄一意孤行,最终是放虎归山。后来安禄山起兵反叛,唐玄宗到蜀地避难时,想起张九龄的忠言,不禁落泪。

结语

张九龄任宰相期间,唐朝虽然繁盛,但危机也在酝酿之中。承平日久,唐玄宗也不再像早年一样励精图治,勤于政事,而是喜欢留恋后宫,变得日益昏聩。在此期间,他重用了一批曲意奉迎,口蜜腹剑的阴险之辈,如李林甫,安禄山之流。

然而,张九龄偏偏是个正直坦率,敢于犯颜直谏的人。因此,在一干阴险小人的挑唆下,唐玄宗觉得他越来越碍眼。最后,在李林甫的构陷下被扣上了结党的帽子,被贬为荆州长史。就这样,近小人远贤臣的唐玄宗一步步走向了安史之乱的灾难。

关于作者: 说闻解史

用现代人的视角解读古代的历史故事奇闻趣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