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患病哥哥不管,未婚弟弟病逝,百万遗产留给别人的妻子

人间的感情,最天然,最不可割舍的,莫过于血浓于水的亲情。父母子女,兄弟姐妹,往往是人们在走投无路之下,最后也是最可靠的退路。

上海男子陈雨龙,就到了人生最为艰难的时候。

这一天,是2015年3月11日,上海已经到了万物复苏的春天,屋外生机勃勃,一片欣欣向荣。

可是陈雨龙却坐在有些促狭的小屋里,对着一张纸片迟迟难以下笔。他要写的,是自己的遗嘱。

弟弟患病哥哥不管,未婚弟弟病逝,百万遗产留给别人的妻子插图

58岁的陈雨龙,已经身患晚期胃癌,随时都可能遭遇不测,他居住的这50平米小屋,是这一生唯一还算值钱的遗产。

陈雨龙终身未曾结婚,也没有一儿半女,但他还有4个嫡亲的兄弟。

陈雨龙这套房子,在当时价值100多万,到底该留给谁,他左思右想,终于在遗嘱上写下了一个名字,为了以防万一,他还特意加上了继承人的身份证号码。

仅仅2个月后,陈雨龙在医院病故,他留下的小屋,也准备要进入继承程序。

这百万房产,究竟会落到哪个兄弟手里呢?

弟弟患病哥哥不管,未婚弟弟病逝,百万遗产留给别人的妻子插图2

意料之外的继承人

陈家共有兄弟姐妹7个,陈雨龙排行老5,老大老三已经先于陈雨龙病逝,因此当还在世的老二、老四、老六、老七一听到噩耗,便立即启程赶往陈雨龙家中,算上其他家属,一共去了六个人。

无须讳言,办理陈雨龙的后事固然是这4个兄弟必须马上要做的事,但他们每个人的心里,也都怀着同样的疑问:陈雨龙在遗嘱中,究竟把房子留给谁?或者至少,他会怎样分配出售房产能拿到的那一百多万元巨额遗产呢?

弟弟患病哥哥不管,未婚弟弟病逝,百万遗产留给别人的妻子插图4

谁知各自怀着心计的4家人好不容易打开了陈雨龙的房门,眼前的景象却让他们吓了一大跳:屋子里,竟然还有一个大活人住着。

这个人是个和陈雨龙差不多年纪的女性,自称姓高。

但更让陈家人肺都快要气炸的是,高女士竟然声称,自己才是陈雨龙这间百万房产的继承人,也就是说,在3月11日,陈雨龙时日无多的时刻,他最后想到的不是自己4个亲兄弟中的任何一个,而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外人!

弟弟患病哥哥不管,未婚弟弟病逝,百万遗产留给别人的妻子插图6

陈家6个亲属当然认为这完全是一派胡言,俗话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自己的兄弟再怎么重病糊涂,到了最后关头也不可能不念手足之情。

仗着人多势众和至亲身份,陈家兄弟把高女士赶出了小屋,关上门来细细商量陈雨龙的后事和遗产分配问题。

结果还没等陈氏兄弟几个就这些问题达成协议,一张法院传票送到了他们手中:高女士对他们提起了诉讼,并且依据就是她手中的王牌——陈雨龙的亲笔遗嘱。

弟弟患病哥哥不管,未婚弟弟病逝,百万遗产留给别人的妻子插图8

不管几个兄弟们怀着什么样的想法,高女士出示的遗嘱上,的的确确只有她一个继承人的名字和身份证号码,而除了陈雨龙之外,其他姓陈的人甚至完全没有被提起。

陈雨龙到底怀有怎样的委屈或是误解,能对亲兄弟绝情绝义到这个地步?

弟弟患病哥哥不管,未婚弟弟病逝,百万遗产留给别人的妻子插图10

姐弟还是情人

2015年6月,这起包含亲情悲剧的遗产纠纷案在上海市闸北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原告是高女士一方,被告则是陈家兄弟一方。

但论双方手中的法律武器,无疑是陈家兄弟更占优势。

因为遗嘱可能是伪造品,但自己和陈雨龙的至亲血缘关系,是谁也否认不了的。

而高女士和陈雨龙之间,既没有婚姻关系,也未生下子女,且不说遗嘱真假,就连她取得遗嘱的方式,也未必合法。

弟弟患病哥哥不管,未婚弟弟病逝,百万遗产留给别人的妻子插图12

当然,如果遗嘱真的证明是陈雨龙亲笔所写,那么陈家兄弟只能吞下这令人尴尬无比的结果。

陈家兄弟决定步步为营,首先攻击高女士取得遗嘱的合法性。

说起来,高女士的确自从1995年起就和陈雨龙相识,因为都喜欢跳舞,两人的关系一度十分亲密。按高女士的说法,两人算“姐弟”关系。

在法庭上,高女士也是如此陈述:“我比他(陈雨龙)大几岁,等于是他姐姐一样的…”

弟弟患病哥哥不管,未婚弟弟病逝,百万遗产留给别人的妻子插图14

陈雨龙的六弟媳妇指出,两人的关系绝非高女士口中那般轻描淡写,高女士身有家庭,却经常上午九、十点钟就到达哥哥经营的棋牌室里,一直待到下午三四点才离开,哪个非亲非故的“姐姐”能亲密到这个地步?

老七陈志龙又联系哥哥生前好友佐证,认为哥哥本来早该在20多年前就有机会结婚成家,却偏偏被高女士死缠烂打绊住了心思,才落得个孤独终老、无子无女的凄凉下场。

弟弟患病哥哥不管,未婚弟弟病逝,百万遗产留给别人的妻子插图16

陈家亲属认为,高女士分明就是从一开始就看上了陈雨龙那套价值百万的小屋,才千方百计拖住陈雨龙,她公然和陈雨龙一起旅游、外出、照相、甚至同居,这根本就是一个不顾廉耻的情妇形象,哪里算得上什么“好姐姐”。

因此,陈雨龙就算在遗嘱中将高女士指定为遗产继承人,也必定是蒙受了欺骗,陈家兄弟因此要求法院将房产判给4兄弟分割。

面对陈氏兄弟的道德攻击和证人帮助,高女士只得低头承认,她和陈雨龙确实有过一段无果而终的姐弟恋情缘,但两人早已和平分手,回归到正常的普通朋友关系,甚至连自己的丈夫也避讳此事。

弟弟患病哥哥不管,未婚弟弟病逝,百万遗产留给别人的妻子插图18

但高女士也不是省油的灯,她接下来抛出的事实,顿时令法庭上的道德地位对比彻底扭转了过来。

原来,陈雨龙之所以对亲兄弟们如此绝情,是因为4兄弟的行为根本就不配称为他的兄弟!

绝情哥哥无情弟子

陈雨龙的身体出现异样是在2014年,由于高女士和他朝夕相伴,很快便发现了异样,催他尽快去医院做检查。

一向对高女士言听计从的陈雨龙,如今却是推三阻四,就是不肯动身就医。

逼不得已,在高女士再三追问之下,陈雨龙才说出,原来他对自己身体的不适早就有感觉,而令他感到恐惧的是,这些症状在他已去世的父亲、大哥、三哥身上全都出现过。

也就是说,陈雨龙一开始就有预感,自己很有可能是和那些不幸的家人一样,患上了胃癌绝症。

知道了这个缘故,高女士反而更加坚定地要求陈雨龙先去做检查:不管怎么说,有病先医治,万一治好了呢?

当医院给出检查结果,果然不出陈雨龙所料:胃癌晚期。高女士于是立即安排陈雨龙住院治疗。

当接受完化疗隔了短短几天时间,本来看上去精神健康的陈雨龙终于一下子垮了下来,精神萎靡不振,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

就算高女士再怎么心疼这个义弟,她也不可能24小时陪护,也出不起雇工的钱。

不过好在陈雨龙还有4个年富力强的兄弟呢,自己的亲兄弟得了重病,他们总不能不管不顾吧。

于是高女士开始挨个给这些人家们打电话,通报陈雨龙的病情,希望他们能够轮流过来守护照顾病人。

谁知打到老大家,老大说自己身体不好也需要照顾;打到老二家,老二说老婆身体也不好走不开;老六要带小孩,老七要准点上工不然拿不到工资…

总之这些亲兄弟们一个比一个事情多,一个比一个理由难,到最后,竟然没有一个人愿意来医院照顾一下骨肉手足。

陈雨龙从入院到病故,除了高女士之外,只见过至亲兄弟两次,每次不超过5分钟,除了一些表示慰问的水果之外,他们什么也没有留给在死亡线上苦苦挣扎的陈雨龙。

随着病情不断恶化,陈雨龙开始频繁转院治疗,其中新华医院内就转了三次,最后当医院束手无策之时,他只好把最后希望寄托在专门治癌的上海中大肿瘤医院。

在陈雨龙所有转院过程中,从不放弃一直坚持陪伴在他身边的,只有高女士一人。

除此之外,因为化疗产生的剧烈呕吐、衣物换洗等陈雨龙根本无法自理的活动,也是高女士一手包办代劳,从未产生怨言。

躺在病床上的陈雨龙虽然没有力气说什么话,但在这样一场刀子一样剖开人心对比的大病面前,什么血缘,什么骨肉,在高女士实实在在对自己的一切付出面前,显得毫无价值。

陈雨龙知道,经过这么多折腾治疗,自己已经没有剩下什么财产,他唯一能够报答高女士的,只有在闸北那套还能换点钱的房子。

“60万给你,20万我拿到崇明买套房子养病,那里空气好,房子也写你的名字,还有20万我用来给自己看病。”当某一天,高女士又在照顾这个病入膏肓的弟弟时,突然听到对方这么对自己说。

这一百万元,正是陈雨龙原本打算卖掉闸北老房子之后的分配方案——这样算下来,其中整整80万都将由高女士受益,而陈雨龙竟然只留给了自己五分之一的预算。

可惜病情恶化程度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还没能等到陈雨龙正式出售房屋,他就倒在了病榻上,再也没有醒来。

而他那4个嫡亲的兄弟,甚至直到陈雨龙弥留之际,都不曾赶来见他临终前的最后一面。

一个58岁的孤独男子,就这么让一个没有任何法律关系的外姓女子给送了终。

遗嘱上的破绽

高女士披露的内情顿时让陈家4兄弟陷入了极度被动,旁观的人们从未想到过,这几个小市民竟然可以冷血到这种程度。

按照高女士所说,那么陈家兄弟一旦成功争得了陈雨龙的房产处置权,也必将立即陷入乱哄哄的又一场恶斗。

但外人的唏嘘鄙夷并不能治疗陈家兄弟对百万遗产的红眼病,只要能把兄弟的房产抢到手,他们绝不愿意放弃。

打感情牌遭到了无情失败,陈家兄弟开始另辟蹊径,对遗嘱的文字细节使用放大镜,找出破绽。

这样的破绽还真的被他们找出来三处:一是立遗嘱的时间,陈雨龙写的2015年上有明显的涂改痕迹,看得出原来的年份是2005年;一处是身为上海老土著的陈雨龙,他居然把自己的身份证区号写成了313,而上海人人都知道,身份证是以310开头的。

中间的7477也误写成了7747;就连作为双重证明高女士遗产继承人的身份证号码,其中的8也是错误的,正确数字应该是9。

陈家兄弟提出,这样一份错漏百出的遗嘱,难道是陈雨龙清醒状态下书写的吗?还能具备法律效力吗?

高女士说,这份遗嘱当然是陈雨龙自愿写下,她当时本可以在遗嘱写完之后就立即请求公证,这样陈氏兄弟便毫无反驳的立场;可是出于对陈雨龙的信任,她并没有认真逐字检查遗嘱内容,读了一遍觉得清楚无误,也就没有在意细节。

陈家兄弟不依不饶,咬定这份遗嘱的订立受到了高女士的诱导。

杀手锏与大结局

事到如今,高女士也终于只能拿出手中的最后一张王牌。

只见她提供了一段手机拍摄的短视频。

打开视频,正是那个背负了一切不幸的主角——陈雨龙,这可能是他留在世上最后的影像。

画面中,陈雨龙贴着纱布躺在床上,虽然身患重病,但看上去神智十分清醒,还能左右转头,和周围的人交流眼神。

陈雨龙开口:“大家都在,希望大家帮帮忙,帮我督促一下。”

接着一口上海话的画外音说:“那么这样,我们大家都听见了,你自己以后的事怎么办。我们都知道,你是全部委托给高某某在办这些事,作为我们朋友来说,我们肯定能够做到一个见证人了是吧。”

除了高女士之外,在场的其他见证人总共有4名,证人们一边说:“大家当着你陈雨龙的面做个见证,对你陈雨龙来说,也可以放心了。”

“你只要安心,哪怕用掉多少钱,我们能够帮你忙,总归会帮你的,只要你安心,多活一段时间,我们大家都开心。”

陈雨龙没做什么回应,却不停地点着头,想来这段对他关切透彻的话语,他却从未在他自己的4个至亲手足那里听到过一个字。

这短短几分钟的视频一出,关于遗嘱真实性的一切争论就彻底失去了意义,陈雨龙能够不顾一切将高女士列为自己的唯一继承人,完全是真实可信的。

法庭传唤了视频中的两位证人,再次证实了视频的准确性。

法官陈涛做出解读:遗嘱是不是有效,跟当事人的身份没有关系。即使高女士跟陈雨龙就是情人关系,只要遗嘱是有效的,她也完全可以依据法律继承遗产。

陈雨龙在立遗嘱的时候,还找了5位证人,证明遗嘱是他本人所写,而其中一位证人拍得录像,证明了陈雨龙在立遗嘱的时候头脑是清楚的,是有行为能力的,他所立遗嘱确实是他本人意思的表达。

而遗嘱细节上的错误,并不影响遗嘱的真实性,所以不影响遗嘱的合法性,遗嘱是有法律效力的。

闸北法院最后做出判决:高女士所持有的遗嘱是真实有效的,她依法继承陈雨龙的房产。

实际上,陈雨龙病故之后,就连丧事和骨灰盒,也是高女士一手操办、一手挑选并办理了寄存——由于两人不是亲属,高女士无法将陈雨龙入土为安,也只有这一件事,不得不交给4个一心想争房产的无情兄弟们操办。

正是凭借这点,4家兄弟依然强行占据陈雨龙的小屋,不肯顺利交接。

2015年9月23日,闸北法院对这起案件进行了额外调解,最终当事人双方达成协议:高女士可以取得房产,但她需要拿出15万元给陈家四兄弟,用于安葬陈雨龙的骨灰,至于剩余费用,则由四兄弟自行分割。

作为一个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局外人,高女士能为陈雨龙做到这个地步,已经超出一般人的格局。不管她真实的动机如何,至少她给一个可怜人带去了最后的温暖和体面,所以她当然有资格获得百万房产的遗赠。

而对于精明市侩到连亲情都用钱计算的几个兄弟们来说,因小失大,实属现世现报。

关于作者: 秦谈古史

盛衰有凭,兴亡有定,作有深度的历史解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