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山东农妇服毒自杀,迁出另一事件:11个月大的女婴被扎12针

山东聊城的女婴范子萱从一出生起,家里人就对她宠爱有加,不仅仅受到众星捧月般的待遇,而且还专门有爷爷奶奶照顾她。

每天晚上都由妈妈刘玉香帮她洗澡换洗新衣服,紧接着哄宝宝睡觉,这一切都已经成了刘玉香的日常,也成了一个甜蜜的小负担。

2014年山东农妇服毒自杀,迁出另一事件:11个月大的女婴被扎12针插图

虽然子萱还有一个九岁的姐姐,但是家里人对待两个孩子都是一视同仁,给予她们同样的爱护,家里的大人并不会特别偏袒谁。

2014年10月21日晚,子萱母亲刘玉香抱着范子萱给她洗澡,11个月的子萱还不会说话,只是一直咿咿呀呀地哭闹,无论刘玉香怎么哄她也没有好转。

而子萱的爸爸闻讯过来一同帮忙哄着哭闹的女儿,却在卫生间的灯光下看见女儿的屁股上有几个明显的红点,尤其是按下去的时候,可以感觉到孩子的哭闹声明显加大了起来。

2014年山东农妇服毒自杀,迁出另一事件:11个月大的女婴被扎12针插图2

一时间,子萱的父母慌了神,以为女儿过敏出疹子了,便赶紧联系车送往医院。

到了医院的范子萱一家急急忙忙挂了医院的急诊号,在被推进X片室后,结果却令人大吃一惊。

原来才刚刚11个月的范子萱体内被插入了12根钢针,在X片上看起来尤为骇人。范子萱的妈妈刘玉香无比震惊,她一脸不敢相信,抱着女儿哭个不停。

而范子萱的爸爸则显得稍微理智些,他立刻报了警并表示一定要重重惩罚始作俑者。

2014年山东农妇服毒自杀,迁出另一事件:11个月大的女婴被扎12针插图4

根据医院急诊拍出的X片显示,范子萱的骨盆、腹腔、臀部等多个位置都被插入了钢钉,合计共有16根钢钉伤口,而有4根之前被取出来了。

这些钢钉的伤口处发红发肿,很明显的已经引起了炎症,需要在短期内进行手术,防止体内的剩余钢钉引发更糟糕的后果。

范子萱的妈妈听了以后痛不欲绝,直言一定是有人故意下黑手,她焦急地在手术室门口徘徊,两只手相互搓着,一刻也不停顿。

2014年山东农妇服毒自杀,迁出另一事件:11个月大的女婴被扎12针插图6

但是小子萱所在的山东齐鲁医院因为医疗水平有限,所以只能做出一些简单的处理,想要彻底清除钢钉、彻底清创,小子萱父母还需要到更高一级的医院求医。

这也给了刘玉香、范光生一丝希望,他们期望范子萱在接受治疗后能够完全治愈,尽量减低对长大以后身体造成的伤害。

2014年山东农妇服毒自杀,迁出另一事件:11个月大的女婴被扎12针插图8

曾拔出4根钢钉,怀疑有人恶意插入

面对媒体的采访,范子萱的爸爸范光生难掩悲伤之色,说其实早在一个月之间,小子萱就曾被拔出过4根钢钉。

只不过自己和妻子并没有当一回事,所以导致凶手再次作恶,这一说辞让在场的人都感到无比震惊。

因为在一个月之前,每当晚上刘玉香给孩子洗澡时,擦到屁股的位置,小萱就会哇哇大哭,怎么哄都不行。

2014年山东农妇服毒自杀,迁出另一事件:11个月大的女婴被扎12针插图10

刘玉香时常感觉到很奇怪,自己下手的轻重自己心里也清楚,怎么会把子萱弄疼了呢。

还是仔仔细细的抱着子萱检查了一身,才模模糊糊的发现子萱屁股上有几处泛红的位置。

而在范子萱的腹股沟旁边可以摸到一个硬硬的小洞,拔出来以后惊讶不已,剩余的几根当时子萱的妈妈刘玉香也是带着子萱来到了医院进行拔除。

在手术当时,范子萱的父母只以为是孩子太顽皮,爬来爬去,导致钢钉误入身体。

2014年山东农妇服毒自杀,迁出另一事件:11个月大的女婴被扎12针插图12

因而这件事也并没有引起他们的重视,只是在平时的看护上更加严谨了一些。

由于一月之前的手术只有四根钢钉,所以刘玉香和范光生都没有想到是有人故意插入,自然也不会在意平时孩子的异常情况。

没想到仅仅过了一个月,孩子的体内竟被检查出还有12根钢钉,刘玉香和范光生联想起一个月之前的手术,立马警觉起来,怀疑是有人恶意伤害孩子。

2014年山东农妇服毒自杀,迁出另一事件:11个月大的女婴被扎12针插图14

但是范子萱仅仅是11个月大的女婴,并无人际交往。而且也成天在自己的看护下,怎么会有人能够在他们的眼皮底下靠近孩子,并且神不知鬼不觉地插入钢钉呢?

刘玉香和范光生越想越觉得离奇,猜测肯定是熟人作案。但是能够被邀请来家里做客并且可以逗宝宝玩耍的都是近亲,谁会这么歹毒要伤害一个11个月大的孩子呢?

2014年山东农妇服毒自杀,迁出另一事件:11个月大的女婴被扎12针插图16

刘玉香与范光生一直绞尽脑汁,尽力推断每一个有作案嫌疑的人。在此期间,由于范子萱的奶奶与她接触最为亲密,还被警方带走审问。

除此以外,所有与范子萱有过接触的人都会审问,包括与其关系最为亲密的刘玉香和范光生,然而案件一直在被调查,仍然没有较为确切的消息。

2014年山东农妇服毒自杀,迁出另一事件:11个月大的女婴被扎12针插图18

赴京治疗,会诊制定医疗方案

在范紫萱被发现体内存在12根钢钉后,医院便持续与家属范光生、刘玉香进行沟通交流,以寻求最恰当最有效的治疗措施。

但是范紫萱实在年龄过小,齐鲁医院从未收治过类似案例,而且生长发育阶段的婴幼儿对于手术使用器材的限制也很多。对于范紫萱的治疗一时间进入了两难的境地。

由于范子萱只有11个月大,而取钢针手术会用到的仪器具有极大的辐射,很有可能对范子萱的生长发育产生影响,或有可能导致畸形。

除此以外,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并不是专治儿童的儿童医院,对于11个月大的婴儿手术还存在一定的桎梏,医疗手段也有着较多的障碍,故山东大学齐鲁医院的医生建议刘玉香和范光生带着子萱到北京儿童医院寻求更优治疗。

从医学上来说,11个月大的婴儿由于不会说话,痛觉感受器发育不完全,因而体内被插入12根钢钉是没有太突出的症状的,她们也完全不能够表达自己的感受,更不能够配合医生作相对应的检查。

但是危险性却并不会小,一方面钢针属于异物,没有经过严格的灭菌消毒,往往带有大量细菌,插入体内很容易引起感染,进而导致脓毒血症性休克。

另一方面,钢针属于锐器,在体内随着子萱的活动以及胃肠的蠕动,钢针也在不断地变化位置,这就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很容易刺伤刺破内脏。

当齐鲁医院的主治医生把其中利害关系告诉子萱父母时,刘玉香和范光生并未做过多考虑便带着范子萱马不停蹄赶往北京儿童医院。

这一事件以及孩子的复杂情况,使得北京儿童医院请了多个部门的专家,齐聚一堂进行会诊。

针对范子萱的病情,专家表示虽然情况棘手,范子萱的身体状况不容乐观,但是进行手术是十分有必要的,也是目前解决问题的唯一手段,至于预后恢复情况还需要做进一步的评估工作。

北京儿童医院的急诊外科和放射科以及骨科科室的医生一同对范子萱进行身体检查,称子萱目前的生命体征还是稳定的,但是潜在的危险风险非常大。

因为11个月的范子萱正是好动爱玩的年纪,当她动来动去的同时体内的钢针也在不断地改变位置,如果这些钢针刚好插入了内脏,那么便会引发大出血,到时候情况会很难控制。

除了这一条,医生们还考虑到病人年纪过小,不能在手术台上配合,这给手术增加了极大的难度,因此手术样式还需要进行商榷。在多个部门专家的联合会诊下,范子萱暂时被收治入院,亟待下一步治疗。

当来到病房查看子萱状况时,已经住院的范子萱显得十分乖巧,她只顾着自己玩耍,脸上带着天真的笑容,她并不会哭闹。除非不小心碰到了被扎钢针的位置,难以忍受疼痛才会哭嚎两声。

其余的时间,子萱都是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四处张望。而刘玉香和范光生表示会积极配合医生,选取最合适的治疗手段。与此同时,他们也在四处奔波,配合警方,想要尽快抓住凶手。

10月28日早晨8点19分,范子萱在北京儿童医院的多位医生的共同努力下,终于把体内12根钢钉完整取出,同时也给予了相对应的基础治疗。

在范紫萱被推出手术室时,麻药的作用还没有完全消退,子萱还没有从香甜的睡梦中完全清醒过来。

一直坚守在手术室门口的范光生和刘玉香难以掩饰眼睛里的泪水,尤其是母亲刘玉香,她一方面愧对女儿,觉得自己没有保护好范紫萱。另一方面又不断地感谢为子萱施行手术的大夫们。

当媒体采访刘玉香时,她说自己从前对于子萱的照顾还不够,才会给了凶手可趁之机。自己无比心疼女儿,更期望警方能够抓住凶手归案,避免凶手逍遥法外伤害其他婴儿。

在医院医务人员的精心护理和范光生刘玉香的仔细照顾之下,11个月大的范紫萱身体情况正在慢慢好转,伤口愈合情况良好,很快就能够恢复健康。

至于是否存在其他后遗症,还需要在成长过程中不断随诊。

警方就此展开调查

就在警方的调查工作一筹莫展之时,山东省聊城市高唐县公安局突然接到报警电话:一名女子在家服毒自杀。

该名女子出生于1988年8月,是山东省聊城市清平镇刘庄村人,初中文化水平。本来是一起再普通不过的农村妇女服毒自杀案件,那么又为何引起公安局办案人员的注意呢?

报警人是该名女子的丈夫刘玉飞,同为山东省聊城市人,他在电话中矢口否认有发生家庭矛盾和争吵等行为,要求警方尽快到场查办。

警方一收到报警电话,便对现场进行勘测,对于女子的服毒原因进行周密的排查。

根据警方判断,该女子服用的是一种被称为“3911”的农药,这种农药在山东、河南等地的农村地区随处可见,往往是农村妇女与家人吵架赌气喝下的主要致命药剂。

这种农药一般是用来除草杀虫,具有极大的毒性。不需要很大的剂量就能够对人体产生巨大的毒害作用,它是通过与人体蛋白质产生化学反应来损伤人体,没有特效的解毒药物。

虽然该名服药女子一经发现就送到高唐县清平中心卫生院进行抢救,后转到高唐县人民医院继续抢救,继而被紧急送往聊城医院,但还是经过数小时的抢救无效而死亡。

在摸排过程中,公安局办案人员发现该名女子是范子萱的舅妈。

这名服毒女子也有一个女儿,比范子萱小两个月,才刚刚九个月大,到底是什么原因致使其服毒仍旧扑朔迷离。

回忆起当初采访记者与舅妈生前最后的对话,不禁令人胆寒。

25日记者来到舅妈刘洪云家中时,刚刚回来的刘洪云见屋内坐着几个人和婆婆说话,她没直接说话,而是在门口洗手盆处站了站。

随后,刘洪云坐在了婆婆旁边的沙发上。

期间记者与刘洪云正常一问一答,而当记者在和刘洪云的婆婆谈论警方取针留证据时,刘洪云突然发问:“那针要是取走了,还能有指纹吗?”

旁边一位记者分析可能不好查指纹,刘洪云一直在旁边静静听着。而就在和记者对话结束一个多小时后,刘洪云服毒自杀。

这个新闻一经爆出,网络上的评论便铺天盖地,有人怀疑凶手正是范子萱舅妈,而服毒是畏罪自杀。

还有一部分网友提出质疑,舅妈的孩子年纪尚小,没有任何原因伤害范子萱。更有一部分网友指出,即便是子萱舅妈伤害子萱,她的罪行也不至于死刑,所以畏罪自杀的猜测属于无稽之谈。

根据媒体的走访,该案件仍在调查之中,而范子萱的表舅刘玉飞也在大众面前表示对于妻子服毒的原因并不知道。

刘玉飞还补充说明夫妻双方的关系一直不错,很少发生吵架的情况。

范光生在网络上得知孩子舅妈服毒身亡一事,当时情绪极为激动,但是仍旧持怀疑态度,需要进行自主核实。

到了晚上七点左右,范光生携带家属前往北京儿童医院附近租住的旅馆进行休息。

高唐县公安局宣传科王科长在应对媒体镜头时表示,对案件情况暂不能透露,事件还在调查之中。

如果随意透露案件详情,将会引起社会热议,妨碍办案人员工作。

随着时间的流逝,11个月女婴被插入16根钢针的事件也逐渐水落石出。

高唐县公安局办案人员说,范紫萱的舅妈刘洪云具有重大作案嫌疑,而刘洪云已经服毒自杀,所以作案动机暂且不清楚,还需要继续走访调查。

关于作者: 秦谈古史

盛衰有凭,兴亡有定,作有深度的历史解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