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香港百亿富豪去世, 临终前把家产全部捐给清华, 不留给子女

1949年,29岁的宁波布行老板曹光彪举家迁往香港,那一年像他一样背井离乡前往香港等地的国内商人还有很多,他们都在改革开放之后开始回馈祖国。

又一个香港百亿富豪去世, 临终前把家产全部捐给清华, 不留给子女插图

助力国内改革开放

去年,101岁的曹光彪去世后他把所有钱都捐给了清华大学,一分钱也没给子女们留,当然这也是因为他的五儿五女各个都有出息,大部分都在曹光彪的集团里身居要职。

曹光彪往内地捐钱不是一次两次,往清华捐款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又一个香港百亿富豪去世, 临终前把家产全部捐给清华, 不留给子女插图2

曹光彪虽然1949年时举家搬迁到香港,但他一直都跟内地做生意,五六十年代那会儿,资本主义阵营对中国大陆进行贸易封锁,但曹光彪在那期间也一直跟大陆偷偷做生意。

六十年代上海生产了很多兔毛制品试图销售,曹光彪得知后利用他在香港多年打通的市场渠道帮上海进行销售。

又一个香港百亿富豪去世, 临终前把家产全部捐给清华, 不留给子女插图4

刚刚改革开放后,1978年,曹光彪就在珠海市投资745万港元建厂了——这样的魄力可不是谁都有的,当时可以说局势还没有十分明朗,很多香港富商都担心风险没有行动,但曹光彪还是毅然决然的投了资,以曹光彪生意老手的眼光不可能看不出风险,只能说他是真的爱国。

一开始他投资兴建的珠海市毛纺厂生意并不好,因为很多制度仍然是之前国营单位的制度,很多员工对新技术的学习也不上心。

又一个香港百亿富豪去世, 临终前把家产全部捐给清华, 不留给子女插图6

曹光彪得知了这些情况后,亲自来珠海工厂坐镇,对工厂管理制度进行上上下下全方位的改革,裁掉了一批员工,最后迅速的扭亏为盈了。

可以说有了曹公的带头,后面香港其他人才开始放心地来投资。曹光彪还向中南海写了一封信,提出了愿意与大陆以补偿贸易的方式合作。

又一个香港百亿富豪去世, 临终前把家产全部捐给清华, 不留给子女插图8

所谓补偿贸易,就是缺乏外汇缺乏技术的一方以赊账的方式从国外购买设备和技术,在生产产品赚了钱之后,再分期付款给设备和技术的提供方——这样的贸易方式可以说只有发展潜力极大,劳动力极其廉价的国家才能说服别人充当卖方。

同样的,这个方式也是曹光彪最先跟大陆进行的,后来很多国外投资者看曹光彪这样可行,能挣钱,才放心跟进。

又一个香港百亿富豪去世, 临终前把家产全部捐给清华, 不留给子女插图10

曹光彪对祖国的投资是出于一腔爱国之热情而不是单纯的投资挣钱。曹光彪原本是做毛纺织行业的,但挣了钱之后,他开始积极地投资更高端的行业。

在国内,他的永新集团在上海与政府合资建设了上海永新显像管——这在当时被称为“上海一号工程”,当时可以说是高新技术产业了。

后来这个企业演变成了永新光学,如今已经是国际领先的光学元件供应商,是徕卡相机、蔡司光学的上游企业。

又一个香港百亿富豪去世, 临终前把家产全部捐给清华, 不留给子女插图12

而在香港,曹光彪则投资了航空公司。

在1984年之前,香港是没有自己的航空公司的,虽然香港机场是东亚最繁忙的空港,但香港航空完全由英国的航空公司把持。曹光彪一直想打破这种格局。

又一个香港百亿富豪去世, 临终前把家产全部捐给清华, 不留给子女插图14

1984年,契机出现了,当年中英关于香港问题的联合声明公布了,上面提到97年回归之后,香港保持现行体制50年不变,香港在国际贸易中的地位不变。

有了这份声明后,世界各国的投资者们对在香港投资的信心大为稳固,曹光彪知道这意味着香港的机场将来会一直繁忙下去。

又一个香港百亿富豪去世, 临终前把家产全部捐给清华, 不留给子女插图16

于是他找到他的宁波老乡,另一个香港富豪,造船大王包玉刚,两人商量合伙开办航空公司,不能让英国人在这儿搞垄断!

曹和包一个是造船大王,一个是纺织大王,都是香港本地商界呼风唤雨的人物,但同时都是出了名的爱国,两人一拍即合,创办了港龙航空。

可是一开始港龙航空几乎没有生意可做,因为当时港英政府跟英国航空公司是一伙的,对新生的港龙航空处处打压,处处掣肘,港龙申请不到任何热门航线。

又一个香港百亿富豪去世, 临终前把家产全部捐给清华, 不留给子女插图18

正在这时,中国政府伸出了援手,当时中国各地开始对外开放,大量新航线产生,中国政府直接给了港龙航空22条国内城市到香港的航线,直接帮港龙渡过了难关。

有了第一笔生意之后,经过不懈的努力,泰国、日本、马来西亚陆陆续续跟港龙航空开展了合作。

曹光彪身为香港毛纺大王、航空业元老,他是如何起家的呢?其实他的起点是父亲在上海开的一家布行,在他接手之前已经濒临倒闭。

辍学接管家族生意

曹光彪1920年出生于浙江宁波,宁波在民国年间出了不少后来影响力很大的人物,这可能跟地理位置有关,宁波临近上海,很多宁波人都到上海打拼。

曹光彪家也不例外,他从小就是在上海长大的,他父亲在上海经营一家布行名叫“鸿祥”的布行。

曹光彪小学毕业时,他父亲就打算让他回家跟着学做生意,但成绩十分优异的曹光彪执意想要继续学业,他妈妈也支持他继续上学,于是他爸同意如果毕业考试能考全校第一就让他上初中。

曹光彪上初中以后成绩也一直名列前茅,后来还顺利考上了高中。

但17岁高二那年,因为母亲去世,父亲一蹶不振,曹光彪不得不辍学回家接管生意。

他接手的时候鸿祥布行已经濒临倒闭了,不但生意不好,还欠了高达一万五千块大洋的外债。这么一摊生意可以说白送给要饭的人家都不要。

可17岁的曹光彪没有办法,他不能让家里没有收入。他小小年纪十分有魄力,花了不少钱对店面进行改造,换上更加大气上档次的牌匾,对门脸进行了装修,安装了临街的橱窗。

还别说,生意果然明显地好了起来。

挣了钱后曹光彪还买了留声机在店内播放音乐,并对伙计的服务态度提出严格的要求。久而久之,生意不但扭亏为盈,而且还开分店了。

49年之前,年龄还不到三十岁的曹光彪就已经把鸿祥布行的分店开到了重庆、南京、香港、台北。

曹光彪眼界高远,挣了钱之后他在上海跟人合伙开了毛纺厂,毛纺大王正是从这时起涉足毛纺行业的。

解放后曹光彪搬家到香港,当时香港毛纺业是一片空白,曹光彪开办了香港首家毛纺厂,太平毛纺。不久后又在澳门开了厂。

60年代,曹光彪又进军针织业。其实在六十年代以前,世界范围内没有生产羊毛衫的生产线,所有羊毛衫都是人工织造的。

六十年代初,曹光彪经过研发,建立了世界上第一条羊毛衫生产线。

他拿着羊毛衫去往欧洲,物美价廉的产品迅速席卷了欧洲市场,就像曹光彪小时候洋布料席卷中国市场一样。

曹光彪赚得盆满钵满。七八十年代,曹光彪的永新集团已经把工厂开到了葡萄牙、毛里求斯、法国。

捐款

发迹之后的曹光彪给国家的改革开放提供了不可或缺的帮助,他晚年曾说,自己一生中做过的最重要,最有意义的事,就是参与了国家改革开放的事业。

曹光彪的参与的不仅是投资,还有大量的无偿捐款。

曹光彪的捐款主要集中于教育领域。1994年,时任清华大学副校长访问香港,跟曹光彪见了面,拉开了曹光彪资助清华大学的序幕。

跟副校长会面后,曹光彪当场就决定捐助1千万,在清华大学建立了曹光彪高科技发展基金。

1997年,清华大学计划建立远程教育中心,需要购买大量设备,存在150万美元的资金缺口。

清华大学跟曹光彪提了这件事,三天之后,曹光彪就给清华大学转了150万美元。

2001年是清华大学九十周年校庆,清华大学想建一个大的体育场来举行庆典,需要1亿元,清华大学跟曹光彪提了这件事,曹光彪立即就提供了五千万。

2008年曹光彪成为了清华大学校董。

曹光彪对教育事业的资助当然不是局限于清华大学。

他对老家浙江的浙江大学也提供了大量捐助,先后捐了4800万给浙大,建立基金和教学楼。

最终他2021年3月去世的时候,把自己的全部财产捐给了清华大学。清华大学经过慎重研究,决定用这笔捐款设立“清华大学曹光彪先生纪念基金”,用于支持重大科技项目,延请知名学者讲学等。

子女后代

曹光彪这种裸捐行为会不会引起他子女们的不满呢?其实并不会,曹光彪生有五子五女,个个都在政界商界风生水起。

曹光彪的大儿子曹其镛,出生于1939年,他出生时他父亲才十九岁。曹其镛1950年随家人搬家到香港。1957年,曹其镛考入东京大学机械工程专业。

1962年曹其镛进入美国伊利诺伊大学机械工程专业学习,1964年获得硕士学位。之后曹其镛就进入父亲的毛纺厂,曹光彪能建立起羊毛衫生产线就是他的功劳。

曹其镛身为长子一直在父亲曹光彪的企业里工作,1987年任永新集团常务董事,1989年任港龙航空总经理。

而且曹其镛跟他父亲一样,热衷于资助教育事业,捐的款一点也不比他父亲少。

2011年曹其镛拿出2000万人民币捐给复旦大学,设立中日青年学者交流基金。

2014年,曹其镛直接拿出1.5亿美元,设立“亚洲未来领袖奖学金计划”,旨在激励亚洲各国优秀青年互相交流,该计划涵盖北京大学、浙江大学、香港科技大学、早稻田大学、一桥大学、京都大学等多所亚洲一流大学。

而且曹光彪还是一个古董收藏家,收藏品主要是漆器,曾跟浙江省博物馆合作进行过展览。

曹光彪的长女曹其真则是一名政界精英,1999年澳门回归后,曹其真当选为澳门特区第一届立法委员会主席,之后第二、第三届连任。

曹其真1941年出生于宁波老家,在上海长大,之后考入安徽大学物理专业,毕业后前往法国留学,1968年前往澳门定居,在曹光彪澳门的分公司工作。

1976年曹其真参加澳门第一届立法会选举,成功当选。之后就一直深耕政界,1999年澳门回归后,她当选第一届立法委员会主席。

在1999年之前,虽然澳门95%的人口是华人,但立法会的工作语言是葡语,主持会议用葡语,法律条款原文也是用葡语写的,其弊端就是法律条文从葡语翻译成汉语后十分别扭,经常会在民间出现对法条的误解和误用。

曹其真对这个问题很重视,她当选主席后,在特区立法会的首次会议上,曹其真用汉语主持了会议,这个里程碑式的举动引发了各方媒体的热烈报道。

之后曹其真经过数年的努力,通过一系列措施成功扭转了澳门立法会中汉语的弱势地位。

曹其真跟家里其他人一样乐善好施。她在退休时接受的采访中表示,自己的职务每年有30万元的交际费,但她从来没动用过,所有油费、机票她都坚持自费。

“之前有一段时间我经常呕吐,我以为自己得了癌症,于是预支了10年的工资,加上朋友的捐款,我设立了一个慈善基金,想要回馈社会。结果后来检查,我并没有癌症。如今退休了,我打算去打理这个基金会。”

曹光彪还有一个儿子曹其东,回到了父亲的老家宁波发展,2007年起接手永新光学,把永新光学发展成了世界领先的高新科技企业,2013年嫦娥三号探测器的“眼睛”就是永新光学的产品。

而曹其东的儿子曹志欣,从清华大学法律专业毕业后,在家族的企业里从市场部基层员工做起,为公司拓展海外客户,经过六年的锻炼,如今担任永新光学总经理。

参考文献

“世界毛纺大王”、港龙航空创办人曹光彪离世,享年101岁.宁波晚报.2021

关于作者: 秦谈古史

盛衰有凭,兴亡有定,作有深度的历史解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