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岁奶奶不顾中年儿女反对产女,如今抱着孩子直播带货、儿女理解

2019年10月25日,山东枣庄的产妇田女士被推入手术室进行剖宫手术,历经漫长的三个多小时,终于手术室里传来了振奋人心的消息:“母女平安。”

67岁奶奶不顾中年儿女反对产女,如今抱着孩子直播带货、儿女理解插图

一个令人深感神奇与震惊的生命就此来到了人世。呱呱坠地的婴儿被一圈又一圈的人围住,那一双双注视她的眼睛里,包含着太多她还不曾领会的情绪。

有兴奋、有震惊、有期待,也有尴尬、不屑和质疑。小女孩的父母喜从天降老来得子,于是给她取名天赐。

67岁奶奶不顾中年儿女反对产女,如今抱着孩子直播带货、儿女理解插图2

但不是所有人都能欣然接受这份喜悦,只因为这对刚喜得爱女的夫妻超出了大众的接受范围,也超越了医学纪录——这是全国首例以67岁高龄自然受孕产下婴儿的生命奇迹。

女婴的母亲田女士生产时已经67岁,父亲黄维平还要比母亲大一岁。

转眼,时间已经过去两年,在众人目光中成长的小天赐怎么样了,她的到来又这个家庭带来了什么?

67岁奶奶不顾中年儿女反对产女,如今抱着孩子直播带货、儿女理解插图4

老来得子

四十多年前的山东枣庄,街头目及一切尽是蓝绿灰,尽管都穿着近乎一样的着装,但一对年轻男女脸上洋溢的幸福还是让他们成为一道引人注目的靓丽风景线。

男士黄先生是一名律师,在机关单位工作,女士田小姐是一名护士,黄先生每天下班就骑着自行车来卫校接黄小姐。

67岁奶奶不顾中年儿女反对产女,如今抱着孩子直播带货、儿女理解插图6

经年累月,黄先生变成了黄爸爸,田小姐成了田妈妈,他们有一双儿女。

自行车换成小轿车;再后来,黄爸爸再也不用去接送田妈妈,夫妻俩过起了安详的退休生活,也成了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大孙女已经考上大学,外孙女都已嫁为人妻。

四十多年过去,从青春少艾走到两鬓斑白,黄维平田女士夫妻俩感情和睦,恩爱甜蜜,他们总是很骄傲地说:“我们是自由恋爱,现在觉得不是啥事,但在我们那个年代可是大事!”

67岁奶奶不顾中年儿女反对产女,如今抱着孩子直播带货、儿女理解插图8

人上了年纪,病痛就不请自来。2015年,田女士开始吃中药调理身体,同年发现高血压病,之后又进行了阑尾切除手术和视网膜脱落治疗手术。

2018年,因腔隙性脑梗死,66岁的田女士在退休几年后又回到了自己的单位枣庄市妇幼保健院,不过以前是她救人,如今她成了病人。

67岁奶奶不顾中年儿女反对产女,如今抱着孩子直播带货、儿女理解插图10

丈夫黄维平很疼老婆,时时都在病床前照料,儿女以及孙辈们也都很担心她的健康,只要有时间便去探望照顾,很快,田女士的病情得到缓解。

不过一年之后,田女士又回到老单位住院了,原因竟然并非是旧病复发,而是出了一件天大的“喜事”。

67岁奶奶不顾中年儿女反对产女,如今抱着孩子直播带货、儿女理解插图12

田女士这一次住院说天大没夸张,说喜事也不假。正常情况,女性绝经年龄为50岁左右,一般是48-56岁,不会超过60岁。

2015年田女士吃中药调理身体期间,她已经停了6年的月经周期恢复规律,作为护士的田女士当然知道月经周期如此反复很不正常,最开始她以为自己得了怪病,到处寻医问诊,可是都没有什么结果。

67岁奶奶不顾中年儿女反对产女,如今抱着孩子直播带货、儿女理解插图14

2018年检查身体时被提示子宫内膜厚,等过了一年,田女士的月经周期又不正常,她认为是不是绝经了,于是决定到北京做个B超检查。

结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已经67岁的田女士不是绝经了或者得了怪病,而是怀孕了。

67岁奶奶不顾中年儿女反对产女,如今抱着孩子直播带货、儿女理解插图16

祸从天降

67岁自然受孕,别说作为退休护士的田女士难以置信,连医院的专家大夫也震惊了,此前是从未有过的。

惊慌之中,怎么处理这个突如其来的孩子,田女士第一想到的就是打掉他,她并不打算要这个孩子。

67岁奶奶不顾中年儿女反对产女,如今抱着孩子直播带货、儿女理解插图18

首先是自己有专业知识,她比一般人都知道这么高的年龄生下孩子不仅自己有危险,孩子的健康也不能保证,更何况这些年来高血压、脑梗各种病都来找她的麻烦。

其次是街坊邻居、亲友同事都抬头不见低头见,自己一个再过几年都要做曾祖母的人,突然间要怀孕生子,让出生在五十年代的田女士实在难为情。

人人都说,老来得子是喜事,可是老来得子的麻烦,恐怕只有当事人才知道。

忧心忡忡的田女士首先将怀孕的消息告知了丈夫黄维平,当然也把自己不准备要这个孩子的打算讲了,她猜丈夫应该会附和她。

别说丈夫,就是走出去问一百个人,估计劝她生下孩子的人数也不会超过一只手。谁料,丈夫黄维平,就是那一只手当中首当其冲的那一个。

田女士的丈夫黄维平想要留下这个孩子。68岁的黄维平退休有些年头了,但他精神一直不错,退休之后依旧在律师事务所工作,平时还喜欢种菜,家里的院子被他照顾得生机盎然。

儿女大了,孙辈也大了,各自有各自的生活,既然退休后已经不像年轻时那么忙碌,黄维平希望能再享受一回天伦之乐,他是铁了心要这个孩子的。

如何证明?就是他把原本不打算要孩子的妻子田女士也说动得铁了心要孩子。

从在北京检查出怀孕到回枣庄市妇幼保健院建册,夫妻俩想了一个月的时间,下定决心无论别人如何说、别人如何做,什么困苦艰难都要把孩子生下来。

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当有一天自己六十多岁的父母来通知说将要再生一个孩子时,任谁也会觉得荒诞和不可思议吧。

田女士的两个儿女都已经四十多岁了,儿子的大女儿在上大学,女儿的女儿也是刚结婚,他们都畅想着再过几年自己就能抱上孙子孙女,谁知竟然先到的是自己的弟弟妹妹。

自己都快要做爷爷奶奶的姐弟俩实在无法接受母亲怀孕并且打算生下孩子的事实,可父母一点儿让步也不做,实在生气,他们说:“你只要要孩子,我就跟你断绝关系。”

天赐爱女

“断绝关系就断绝关系。”田女士回答道。

希望夫妻二人放弃孩子的,可不止有一双儿女。

单位给高龄的田女士建立了孕期保健小组,她在家被虫咬伤都有医生护士关照处理,直到枣庄市妇幼保健院在孕34+周产前检查时,评估田女士为高红色风险,出现了子痫前期症状,肝肾功能受损。

医院组织专人劝他们放弃,但夫妻俩还是未接受。

一次一次地住院,田女士是个护士当然知道自己很危险,孩子也很危险,但她依旧义无反顾,即便身边只剩下丈夫黄维平一人。

由于田女士年龄较大,自然分娩的风险太高,于是在孕36周+1天,也就是2019年10月25日,单位邀请了山东省妇幼保健院院长王谢桐教授为田女士进行了剖宫手术。

上午九点,一个奇迹般的小女孩出生了,体重2560g,虽然产妇高龄且孩子未足月,但生下来的孩子与产妇都很健康,一天之后田女士就从ICU转入普通病房,24小时后就下床活动。

黄维平说,一生下来他就看到孩子长得很像自己,双眼皮,有小坑的下巴,高兴得不得了,于是他给小女儿取名黄天赐。产后4天,田女士和丈夫带着小天赐出院回家。

稍微有些遗憾的是,他们的儿女都没有出现在医院来看望刚生产的母亲与刚诞生的小妹妹,只有孙女在天赐出生几天后来到医院看望了奶奶。

“现在是2019年10月30日凌晨2点30分,孩子睡醒了。天赐,睡醒啦,真好。”回家的第一天,喜得爱女的黄维平兴奋地只睡了两个小时,温柔地用手机拍摄下女儿第一次在家中醒来的样子。

家里请了月嫂,但黄维平大多事情还是亲力亲为,女儿醒了就逗她,饿了就喂奶,还有换尿布和照顾产后的妻子,忙得脚都停不下来,但脸上一点倦意都没有,大早上就跑到市场去买鱼炖汤。

自从67岁孕妇自然受孕产女的新闻发布后,黄维平一家受到了很大关注,面对质疑和担忧,夫妻俩回应说会在余生照顾好小天赐,“我们都有退休工资,抚养孩子还是没问题的。”

小天赐一出生,奶粉、尿布等婴儿用品都有赞助,黄维平也感到一丝安慰。

他说:“个人有个人的看法,我们自己判断我们自己做主,谁反对也没有用。”也希望自己的私生活可以从此不再被打扰,带着小女儿恢复到平静的生活中。

喜从天降

“大家好,我们的宝宝叫天赐。爸爸今年70岁,妈妈今年69岁。谢谢大家支持我们。”

2021年4月,一个名为“67岁生宝宝”的视频账号出现在社交平台上,正是黄维平田女士以及他们的小女儿黄天赐一家人。

视频里的小天赐已经一岁多了,穿着喜庆的红衣服被爸爸黄维平背在胸前,高龄产女的田女士恢复得也不错,面色红润,很有精神。

他们在自己的账号里分享了小天赐的成长,爬地、走路、第一次吃蛋糕、第一次旅行、第一次擀面、第一次逛超市……

除了头上的银发,他们就像所有的新生儿父母一样,开心地分享着孩子成长的一点一滴。

黄爸爸把更多时间留给了妻子和小天赐,疫情期间他除了在网上办公,其他时间都是天赐地陪着小女儿,虽然该安度晚年的日子因为照顾女儿而劳累着。

虽然时常会被人误认为天赐的爷爷奶奶,可黄维平夫妻二人依旧觉得自己做了一个非常正确的决定。

他在视频里配文到:“天赐,不知不觉你已经十八个月了,爸爸觉得时间过得真快,陪着你哭、陪着你笑,我又何曾不想一直陪伴。能够在这个年纪拥有你实属不易,请大家放心,做父母的我们会安排好。”

67岁再做妈妈的田女士也激动地说:“每个孩子都是母亲的宝,我会尽自己最大努力,让天赐以后越来越好。”

天赐两岁生日的时候,黄维平动情地在视频里分享自己的感受:“天赐,你的到来让爸爸妈妈的生活变得更加充实有趣,也让爸爸妈妈变成更坚强的父母。活泼、快乐的你也让爸爸妈妈每天元气满满的同时,也有些力不从心。爸爸妈妈年龄大了,我们老两口会努力让自己的身体更健康,陪伴你时间更长久,再久再久……天赐爸爸妈妈爱你,永远爱你。”

而就在天赐两岁生日到来的时候,2021年10月25日,黄维平一家也再次做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决定,在社交平台上开直播带货。

得知他们要直播带货的消息,视频下面的评论出现了许许多多的声音,甚至令不少从天赐出生就关注他们一家的网友感到失望。

有人评论“我以为小天赐的生日会是看他们一家幸福的互动,我期盼了很久结过大失所望,不过是让粉丝消费而已。”

还有人说“可怜,这孩子成了挣钱的工具”。在“67岁生宝宝”的直播间里,黄维平抱着小天赐坐在一旁,而几位自称是天赐哥哥姐姐、黄维平干女儿干儿子的年轻人卖力地介绍着商品。

来到直播间的网友质疑着这些年轻人的身份,同时也担忧着黄维平一家是否被骗和小天赐的未来成长。

做直播带货,黄维平在看到不少人说他们用孩子赚钱的评论后做出了一个回复,坦言这个决定家里经过深思熟虑。

虽然老两口都有退休金,但是还想给天赐准备更多的费用,给天赐准备好丰富的物质基础,让她在今后的生活、学习、工作中没有后顾之忧。

其次,黄维平认为既然网络给予了天赐很多关注,那么合理利用资源无可厚非。“看到评论里有祝福,有担心、有指责,可怜天下父母心,大家放心,这么可爱的小天使我一定不会辜负她的。”

网友们在这番话里看到了黄维平的坦诚与认真,也看到带着孩子直播的黄维平嗓子都沙哑到很难说出话来。

不少评论开始转为支持夫妻俩的决定,有人呼吁:“人家有爱才会有孩子,有能力才会生下孩子,看到孩子这么活泼健康,我们要羡慕和学习,不要去责怪和喷人家……”

看黄维平和田女士以及小天赐如今幸福地生活着,可人们还是有所担忧,夫妻俩年纪已经大了,如果他们去世,小天赐该怎么办?

毕竟为了生下小天赐,夫妻二人已经和一双儿女产生剧烈的矛盾,但也不能强行要40多岁的儿女再来抚养自己的小妹妹,他们有自己的家庭,而且他们二人当初是以断绝关系来不同意生下这个妹妹的。

虽然在小天赐刚出生,黄维平和妻子就说会在自己去世前分配好遗产,让小天赐的生活得到保障,其心感天动地,却还是有不少人认为这对他们的儿女不公平。

黄维平的大女儿在天赐一岁多时当上了外婆,她不时会在自己的视频账号里分享外孙女的成长过程。

但打开她的账号你就会发现,在大女儿的账号里发布内容最多的不是她的外孙女,也不是她自己或者她的女儿,而是她的妹妹小天赐。

2021年12月1日,小天赐的姐姐发布了一则最新短视频,“这段时间我在外地,天赐想姐姐想的哭,今天见到姐姐高兴坏了,紧紧地抓着姐姐的包包。”

黄维平的儿子女儿逐渐理解了父母的做法,有时间就会回到家里看望父母与小妹妹,大姐曾在视频里配文:“大年初四,爸爸叫闺女一起聚餐,聪明的小天赐叫爸爸妈妈,天赐也自己会走路。希望那些说三道四的人,闭嘴吧。”

一方面,适龄婚育能切实保障自身和婴儿的健康是值得倡导和尊重的;但另一方面,小天赐这样的生命奇迹,黄维平夫妇“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的感人亲情,以及黄家大女儿和儿子的理解,着实是一段佳话和传奇。

关于作者: 秦谈古史

盛衰有凭,兴亡有定,作有深度的历史解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